中国莲花村

外汇黄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财经 > 外汇黄金 > 陈志龙:互金大佬梦碎启示录

陈志龙:互金大佬梦碎启示录

  文/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陈志龙

  一周之内,两起与互金大佬有关的信息震惊市场人士,一是涉及近49万名借款客户、累计涉案总额达到320亿元的上海证大老板戴志康和20余名犯罪团伙成员国庆前被公安机关逮捕。

  颇为耐人寻味的是,9月初,上海新沪商联合会致信上海市工商联主席王志雄,请求政府对戴志康采取保释措施,商会全体会员企业愿意发起5亿-10亿元援助基金,支持证大集团度过难关。联署签名的企业家包括杉杉控股董事局主席郑永刚、复星集团联合创始人梁信军、绿地集团、红杉资本、携程网、均瑶集团等著名民企的负责人,但噩梦如钟,这个五道口金融科班出身,曾经“自带光环”身价百亿的大佬,一度放言“地产只是玩票,金融才是老本行。”其回归金融业不到五年时间,最终在上海滩上梦断互联网金融。

  另一起事件是年仅48岁的先锋系掌舵人张振新客死他乡,这位名噪一时的大佬,是金融工场和网信普惠P2P、先锋支付和即富支付、AA的租车的实际控制人,曾一度拥有“金融全牌照”,新兴的金融科技行业瓦釜雷鸣的全盛时光,从 P2P到航空业、网约车、法国酒庄、比特币矿机等等应有尽有。他撒手人寰后,同样留下了一个常人无法想象的高达数百亿的巨大金融黑洞。

陈志龙:互金大佬梦碎启示录

  所有爆雷的互联网金融公司都有实控人狗血的故事。e租宝的丁宁给美女总裁张敏上亿元的房产和数亿现金。钱宝的张小雷给多个情妇每人一幢豪华别墅,给情妇配的宝马、保时捷和奔驰可以组成一个国宾车队。先锋系掌舵人张振新亦然,坊间流传一篇《盘点先锋集团的年轻美女高管们》,写不尽的是互金公司内部控制的混乱、实际控制人生活的奢糜和挥霍无度以及带给投资人无尽的噩梦。张振新之死,盖上了资产黑洞的棺材,因为究竟有多少负债,恐怕只有他自己最清楚,但伴随数十万投资人的,恐怕是噩梦连连的余生。

  近年来,天雷滚滚狼烟四起的各类灰色金融的暴雷,一个重要原因是外部监管的缺失。从人性弱点和金融外部性看,金融业严格的外部严监管是必须的,包括金融机构的内部治理模式。一股独大和内部人控制的金融机构是不能做存款融资的。但近年来流动性泛滥下的各种“连环雷”、“子母雷”的引爆,体现了庞氏金融的一个共性特点,那就是这个行业没有基础的信托责任,只有动物的丛林法则贪婪和兽性。

  北京的一位学者不久前在一次演讲中提出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,今天的中国几乎每个人都想搞金融,他问在座的企业家,这正常吗?证大老板戴志康地产一度做得风生水起,他却放言“地产只是玩票,金融才是老本行。”最终把自己做进了局里去。张振新更是全面开花,短时间拉起由一支特殊美女军团统军的庞大金融帝国,然而这沙滩上的海市蜃楼,来无影,去无踪,它谢幕的时候只有一声悲鸣,一声呜咽和探照灯下兔子般惊惶的投资人。

  当前,中国金融体系中类似的灰色地带和影子银行风险在不断酝酿累积,我们正经历前所未有的金融化过度带来的负效应,影子银行集中爆雷极端易引发金融风险和社会风险。从历次金融危机来看,往往是金融监管的放松,导致了影子银行的泛滥和风险的积累。应该说,当下的金融风险超过历史上的任何时候。

  一个社会,金融业的发展是有其合理边界的,过犹不及。金融深化、金融密集度必须与经济发展的需要相适应,金融必须服务和服从于实体经济,防止“金融高密集度”和“金融化过度”后的触发“自毁”机制。

  拿破仑说得好,战争不是闹着玩的,必须把它交给将军,同样,金融不是闹着玩的,必须把它交给专业人士,让它置于严格的监管之下。面对这些年的金融乱象和严峻的风险形势,整顿改革纠偏是必然要经历的阵痛。金融与实体经济互为依赖,金融系统出问题必然重创实体经济。金融之于经济体,好比一个人看似身高马大,但心脏有致命的问题,随时会倒下。或者说身体已发育成熟,但大脑还迟迟没有发育好。

  先哲说人不会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。当然不会有两次完全相同的危机事件,但必须重视相似性和共同规律的研究。要长记性,不要浪费任何一次危机。要深刻认识到,金融安全是最根本的国家安全,金融风险是最大的经济风险,金融放纵是最危险的放纵。

相关信息: